{dede:global.cfg_webname/}

城市: 北京天津河北山西遼寧四川吉林黑龍江上海江蘇浙江安徽福建江西山東河南湖北湖南廣東廣西海南云南重慶貴州

美國反華勢力和臺灣民進黨當局介入香港暴亂攪亂香港不會得逞

來源:人民日報社市場報網絡版《時事經濟觀察》 發布時間:2019-08-09 09:19:01

8月7日,“港獨”組織頭目黃之鋒在眾港媒追問下,終于公開承認,他和其他“港獨”分子在8月6日與美國駐港澳總領事館政治組主管Julie Eadeh進行了會面。

事件得以曝光的起因是,有香港市民6日正巧在一酒店大堂碰見這一幕,然后趕緊用手機拍下后爆料給媒體。

黃之鋒說,他和這位美國外交官討論的內容有:企圖制裁香港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美方不向香港警察出口裝備等。

1.jpg

黃之鋒(左二)等“港獨”分子與美國外交官會面

他們是否討論了下一步亂港計劃?島叔不得而知。不過巧合的是,昨天黃之鋒管理的“港獨”組織就在社交網站發文,號召香港大學生發動“九月罷課”活動。

在此前的7月31日,于團結香港基金午餐會上,全國政協副主席董建華直接點明:香港的事態演變…種種跡象都指向臺灣(當局)和美國。美國反華勢力和臺灣民進黨當局是如何一步步介入香港暴亂的?暗地里的交易外界還不得知,但僅從公開報道中,已經可以略窺一二。

醞釀

自今年2月港府修訂《逃犯條例》工作啟動以來,美國國務院、國會、駐港領事館、香港美國商會及其官員就不斷發布各種顛倒黑白的報告、聲明和言論。

3月21日,美國國務院發表《2019美國-香港政策行動報告》。

報告開篇即指出:  

中國大陸政府執行或唆使了一系列行動,這些行動看起來與《基本法》以及1984年《中英聯合宣言》的承諾不一致;

中國大陸政府干預香港事務的速度——連同香港政府保持和大陸政府一致的行為——在增長,加速了前幾十年的消極趨勢。

在報告正文中,美國國務院把港府打擊“港獨”,引入“國歌法”,廣深港高鐵開通等事,統統作為香港“言論自由”侵蝕、中央擴大在港存在的證據。 

2.jpg

美國國務院官網截圖

3月23日,香港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等幾名反對派人士帶著新一份“洋狀”赴美,與美國副總統邁克·彭斯碰頭。他們“投訴”香港的民主人權和“一國兩制”出了問題,祈求“洋大人”插手,給中國施加壓力。

(上一次陳方安生赴美正是2014年“占中”發生前)

與此同時,他們還與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官員開了會。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香港的事和“美國國家安全”有什么關系?

據公開報道顯示,在會上他們討論了香港“停滯的民主發展”、《逃犯條例》、“新聞自由”等問題。 

三天后, 陳方安生與反對派議員郭榮鏗、莫乃光等人又拜會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

熟悉美國政治的島友們都知道,彭斯、佩洛西都是著名的反華鷹派政客,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則是美國政府負責國家安全、軍事、外交等事務的核心機構,也是美國顛覆他國政權的“中樞大腦”。

3.jpg

美國副總統彭斯接見陳方安生

5月16日,“滿嘴跑火車”的前CIA局長、現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加入,他和佩洛西會見由反對派李柱銘、李卓人、羅冠聰等組成的“反對引渡修例美加團”。

李柱銘事后對記者說,他告訴美方,一旦《逃犯條例》通過,北京就可以要求香港將美國公民引渡到中國受審(反對派告訴香港市民的是,香港人也會被送去北京受審)。

4.jpg

李柱銘(中)與佩洛西(左)會面

暴力

在內外勢力反復向香港市民灌輸恐嚇性信息的情況下,香港廣大市民受到驚嚇,誤以為一旦《逃犯條例》通過,每個人都會成為“逃犯”被送到北京受審,自身安全無法保證。

于是,6月9日香港發生了大規模游行示威活動。之后情況急轉而下,襲警、咬手指、占領立法會、玷污國徽、毆打路人…各種暴力事件層出不窮。

香港暴亂發生后,各路人馬紛紛出來表態。

臺灣地區領導人、民進黨原主席蔡英文通過接受記者采訪、演講、在社交媒體上發文等方式,將香港亂局及臺灣、“一國兩制”聯系起來。

5.jpg

蔡英文臉譜截圖

蔡英文6月10日在社交媒體說:“臺灣支持香港人追求自由、民主與人權。自由就像空氣一樣,只會在窒息時,才會察覺它的存在。” 

接著她說:“因此,一國兩制對臺灣來說,是絕對不能接受的。一旦接受一國兩制,我們就會失去捍衛自由、民主與人權的權利。”

6月13日,美國國會的反華議員盧比奧、麥戈文兩人出動,他們重提所謂“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該法案要求美政府每年認證香港的“自治”狀態,以決定是否維持根據1992年“美國-香港政策法”享有的特殊待遇。

并且,該法案還要求美國對那些“壓制香港基本自由”的中國內地或香港官員采取懲罰性措施。

同日,佩洛西在華盛頓的記者會上,說了那句著名的評論:發生在香港的示威游行是一道美麗的風景線。

反華議員們就這樣玩“雙標”,暴力行為發生在香港就是“美麗”,發生在美國,警察會怎么樣呢?這里不用多說,我們看多了美國警察執法的視頻片段。

6.jpg

佩洛西在華盛頓的記者會上

對此,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直言:希望這樣的“美麗風景線”在美國多一些。

佩洛西當日裝模作樣地說,美國國會目的是為了保護“一國兩制”,因為“我們認為中國不再執行一國兩制了”。

佩洛西接著用十分夸張的語言說:“如果《逃犯條例》通過,中國可以對在香港的任何人偽造出任何罪名(any charge on any person),在香港被抓的人將送到大陸審判,這包括記者,還有正在香港從商的5000名美國人。 ”

6月26日,臺媒報道,民進黨主席卓榮泰當日在該黨會議中做出指示,要求“相關部門研議擴大聲援香港的作法”。此話將民進黨方面利用香港暴亂為2020年民進黨助選的企圖暴露無遺。

他嚇唬臺灣民眾說:“如果我們不支持香港,今天的香港就將是明日的臺灣。”

7.jpg

民進黨主席卓榮泰

7月8日,美國副總統、國務卿高調會見了香港商人黎智英,次日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也會見了他。黎智英就是被稱為“毒蘋果”的港媒《蘋果日報》老板。

美方三位高官接連會見這樣一個沒有一官半職的香港商人,其信號再明顯不過。

8.jpg

美國副總統彭斯會見香港商人黎智英

《蘋果日報》對此相當驕傲,在其報道中指出美方此舉“罕見”,還引述美方言論夸贊自己老板是“民主運動家”。

報道指出,黎智英“懇請他(彭斯)盡量以行動支持香港人,并請求美國政府發表言論支持和鼓勵香港的年輕人”。

7月12日,蔡英文“過境”美國,在紐約發表演講稱,全世界的自由正遭遇空前未有的威脅,這個威脅正沖擊香港,香港年輕人走上街頭為民主自由拼搏,臺灣跟他們站在同一陣線。

蔡英文此輪“過境”美國,當然是為了“出口轉內銷”。于是針對島內民眾對她執政能力不足,導致臺灣經濟滯緩的不滿,她遠程喊話說:不能為了經濟就犧牲民主。

她再次強調:香港此刻的情況顯示“一國兩制”的不可行,臺灣無法接受。

9.jpg

蔡英文在紐約

香港暴徒聽到了臺灣民進黨的信號,于是在7月下旬,幾十名曾沖擊立法會的香港暴徒逃至臺灣。其中有人獲臺灣NGO安置,也有人正與臺灣陸委會接觸,希望尋求政治庇護,留在臺灣。

還在國外的蔡英文聽到此消息后說:“對于這些來自香港的朋友,會基于人道做適當的處理。”

臺灣陸委會則把話更收回一些,說:“因政治因素致安全及自由受有緊急危害的香港居民,會提供必要協助。”

什么意思?有臺灣律師指出,這批示威者要想獲得庇護,很難,因為他們無法向臺灣方面證明自己沖擊過立法會,因為當時每人都戴著口罩。

10.jpg

暴徒于7月1日攻入香港立法會

身影

美國官員不可能親自下場指揮,策劃、組織、參與的還得是小兵。這不,不管在香港記者拍攝的照片中,還是網上流傳的市民街拍,都能發現大量的外國人身影。

11.jpg

圖片引自“大公報”及網絡

在7月28日非法的“上環游行”,我們明顯可以看出,給“燃燒手推車”點火的是一名外國血統激進分子。 

12.jpg

7月28日非法的“上環游行”網絡直播截圖

這些人是誰?他們受誰所雇?反對派港媒對此倒不想深究,索性承認了,然后再提出了一個奇特的理論,說是:外國勢力沒有干預香港,是香港人感召了外國勢力。

13.png

反對派港媒截圖

那這些“受感召的外國勢力”有誰呢?現有證據直接指向號稱NGO(非政府組織)的“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

據香港《大公報》調查,充當反修例急先鋒的團體“香港人權監察”自1995年開始接受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撥款,多年來接受資金合共高達一千五百多萬港元。

《大公報》還發現,配合該團體于4月帶頭發起反修例聯署信的還有“臺獨”組織“臺灣永社”“港加聯”“澳港聯”及幕后策劃五年前“占中”的華人民主書院等65個本地及海外組織。

65個組織?他們的活動資金都是哪里來的?

這是個問題,很大的問題。

顏色革命

對于8月6日黃之鋒等“港獨”分子與美國外交官的密謀,外交部駐港公署有關負責人昨日緊急約見美駐港總領館高級官員,提出嚴正交涉。

公署負責人強調,強烈敦促美駐港總領館人員恪守國際法和國際關系基本準則,恪守領事人員身份與職責,立即與各種反中亂港分子劃清界限,立即停止向違法暴力分子發出錯誤信號,立即停止插手香港事務,不要在錯誤的道路上越走越遠。

其實,在前日于深圳舉行的香港局勢座談會上,國務院港澳辦主任張曉明就指出:正如香港不少人士所說,修例事件已經變質,帶有明顯的“顏色革命”特征。 

參加了本次座談會的世界衛生組織前總干事、全國政協常委陳馮富珍,在接受記者采訪時數度哽咽,但她說了一番很動情、也很有力量的話。島叔復錄于此:

“香港現在已經到了一個非常危險的時代。我在香港出生、成長、工作,然而離港十幾年再回來時,真是不認識香港。

我知道好多廣大香港市民好擔心、好憂心、好痛心,我呼吁各位,作為香港市民應該挺身而出,講出你愛香港,想保衛你的家園。

香港的市民,香港的老百姓絕對有能力表達自己的意見,絕對有能力團結一致再搞好香港,不要忘記‘獅子山下’的精神。

我在世界衛生組織工作了十幾年,所見到的外國‘顏色革命’沒有一場有好結果,給當地民眾留下的只有重擔和災害。而某些人想要搞亂香港,在香港搞‘顏色革命’,是一個非常嚴重的誤判。

香港是中國的一部分,香港是中國的香港。中央政府,包括14億廣大的中國人民和七百多萬香港人民,絕不會讓‘顏色革命’在香港成功。”

來源:俠客島



        更多精彩新聞請點擊:http://www.hotelsandinnsreservations.com/《時事經濟觀察》
責任編輯: 李靖

京ICP備18023181號 地址:北京市朝陽區金臺路2號人民日報社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2018 by all rights reserved 監督電話:010-65365635

瀏覽本網主頁,建議將電腦顯示屏的分辨率調為1024*768

 技術支持:網站建設

電腦版 | 移動版

江西11选5 新竹市 | 西畴县 | 柳州市 | 申扎县 | 沙洋县 | 绥滨县 | 宁都县 | 砀山县 | 雅江县 | 麻栗坡县 | 马尔康县 | 容城县 | 酒泉市 | 安阳县 | 会同县 | 东至县 | 独山县 | 克山县 | 花垣县 | 台南市 | 伊宁县 | 翼城县 | 琼海市 | 岫岩 | 遂川县 | 南汇区 | 阿尔山市 | 刚察县 | 邵东县 | 德保县 | 蒙阴县 | 阿拉善右旗 | 肃宁县 | 揭东县 | 监利县 | 乡城县 | 云林县 | 和龙市 | 贵德县 | 昭通市 | 清水河县 | 乃东县 | 云龙县 | 郁南县 | 台州市 | 青河县 | 汝城县 | 成都市 | 南通市 | 隆安县 | 新巴尔虎左旗 | 桃江县 | 巴青县 | 阳泉市 | 兴义市 | 莫力 | 汕头市 | 重庆市 | 丁青县 | 府谷县 | 汉阴县 | 枝江市 | 新沂市 | 庄浪县 | 湖州市 | 翼城县 | 大荔县 | 招远市 | 福贡县 | 佛学 | 伊金霍洛旗 | 邻水 | 平邑县 | 沙湾县 | 铁岭县 | 饶平县 | 蓬溪县 | 麻江县 | 宜章县 | 庆安县 | 太保市 | 自治县 | 龙游县 | 隆子县 | 灵丘县 | 东乌 | 滦平县 | 南康市 | 桂林市 | 兴仁县 | 达日县 | 元氏县 | 莱西市 | 绥棱县 | 长兴县 | 沙河市 | 安塞县 | 临湘市 | 长丰县 | 玉树县 | 成武县 | 喀喇沁旗 | 中牟县 | 桑日县 | 涿州市 | 东至县 | 合江县 | 临洮县 | 且末县 | 隆化县 | 东光县 | 英吉沙县 | 恩施市 | 上杭县 | 鄂尔多斯市 | 吕梁市 | 屏边 | 伊川县 | 隆尧县 | 潍坊市 | 黔西县 | 大港区 | 龙岩市 | 郸城县 | 云南省 | 谢通门县 | 砚山县 | 越西县 | 黔西县 | 屯昌县 | 三亚市 | 海阳市 | 朝阳区 | 孟连 | 莒南县 | 曲沃县 | 定边县 | 大宁县 | 金溪县 | 白玉县 | 丰宁 | 香格里拉县 | 湖州市 | 寿宁县 | 邹平县 | 濉溪县 | 商城县 | 翁源县 | 广水市 | 建宁县 | 介休市 | 资阳市 | 安图县 | 隆回县 | 张家口市 | 嘉义县 | 广德县 | 惠州市 | 湾仔区 | 保德县 | 故城县 | 大安市 | 宁武县 | 弋阳县 | 砀山县 | 望都县 | 合作市 | 昆明市 | 新余市 | 大化 | 罗定市 | 文登市 | 阜平县 | 沭阳县 | 黔东 | 天台县 | 三亚市 | 肃宁县 | 五大连池市 | 六枝特区 | 从江县 | 册亨县 | 赫章县 | 三亚市 | 株洲县 | 朝阳市 | 宁河县 | 靖州 | 仪征市 | 富川 | 福州市 | 左贡县 | 新河县 | 京山县 | 曲阳县 | 赣州市 | 彭泽县 | 齐河县 | 康定县 | 蒲江县 | 华容县 | 靖安县 | 龙泉市 | 武安市 | 江安县 | 泗阳县 | 股票 | 阳东县 | 娄烦县 | 安龙县 | 湖州市 | 揭西县 | 陕西省 | 新河县 | 阿拉善左旗 | 无棣县 | 新密市 | 郓城县 | 鄢陵县 | 安陆市 | 辽阳县 | 镶黄旗 | 石屏县 | 绥滨县 | 南岸区 | 平阳县 | 拜城县 | 宕昌县 | 汤原县 | 竹溪县 | 格尔木市 | 涟水县 | 商丘市 | 京山县 | 玉树县 | 高邑县 | 曲周县 | 博湖县 | 大埔区 | 黄平县 | 江陵县 | 苏尼特左旗 | 武平县 | 教育 | 固始县 | 神池县 | 从江县 | 迁西县 | 凌源市 | 滁州市 | 宁阳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