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de:global.cfg_webname/}

城市: 北京天津河北山西遼寧四川吉林黑龍江上海江蘇浙江安徽福建江西山東河南湖北湖南廣東廣西海南云南重慶貴州

浙江舉報者在被警方約談途中遭寶馬車撞飛 多家企業因此破產疑陷借貸陷阱

來源:人民日報社市場報網絡版《時事經濟觀察》 發布時間:2019-08-17 09:58:26

  直到第三筆擔保無法按時償還,累計金額達800萬元,劉遠彬才意識到自己被“套路”了。

  劉遠彬是浙江龍泉的一位民營企業家,為第三人的借貸進行擔保,借款人沒有按期償還,他因此背負債務,巧合的是,當地多家企業主和他一樣因此負債。這些擔保約定多數共同指向借款人蔡道偉——龍泉本地企業家,總金額超過4000萬元。

  因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蔡道偉2017年被龍泉市法院一審判決有期徒刑五年六個月。

  包括劉遠彬在內的數十位受害企業家告訴新京報記者,他們被“騙”走的錢,往往經過林建偉(蔡道偉的朋友)或者佳和公司總經理胡建敏介紹、“打招呼”,最終流入蔡道偉手中。

  因擔保而背上債務的企業家們,不斷實名舉報胡建敏、林建偉、蔡道偉合伙詐騙。2019年7月26日,龍泉市公安局回應新京報記者,胡建敏與林建偉分別以高利轉貸、騙取貸款罪被判刑,此案中如劉遠彬等企業家是受害者。蔡公司資金流向很難逐筆核實,無法審計。

  蔡道偉的錢追不回來,受害企業家依然要背負債務,多家企業因此破產。他們舉報蔡道偉等人在官場有“保護傘”。

  針對“保護傘”問題,7月26日,龍泉市公安局回復稱,2018年2月,麗水市一級相關單位人員曾組成核查組到龍泉調查此事,2019年1月,調查結論為“保護傘”問題查無實據。

  

  2019年7月17日,李成恩、蔡仁英在家中向新京報記者展示判決書,他們所在的房子已被抵押。 新京報記者 韓茹雪 攝

  連鎖式擔保與破產

  2019年7月,《浙江一舉報高官者在被警方約談途中遭寶馬車撞飛》一文在網絡上發酵,文中被撞者為葉品良,他和浙江龍泉的一些民營企業家,一直在持續舉報當地官場存在“保護傘”問題。

  舉報由借貸擔保而起。浙江龍泉多位民營企業家,因為借貸擔保導致公司破產、自己成為“老賴”。他們懷疑借款人與出借方聯合詐騙,而自己作為擔保人要承擔清償債務責任。

  龍泉是浙江省麗水市的一個縣級市,位于浙閩贛三省交界,以青瓷、寶劍聞名于世,近年來,成為汽車空調零部件產業發展的重地。多位企業家告訴新京報記者,“貸款難”是當地民營企業面臨的普遍問題。

  銀行放貸會提出兩點控制金融風險的要求:一是“聯保”,企業主向銀行貸款,要找其他企業來擔保,某一企業還不上貸款,銀行可以向擔保企業追償;二是“轉貸”,定期轉貸,即貸款到期時如還需貸款,要先把之前貸款的錢還上,然后再貸出來,即“還舊借新”。

  對于把大部分資金投入生產經營的企業來說,往往缺乏流動資金,面臨轉貸難問題,短期周轉需求下,小額貸款及高利貸在龍泉扎下了根。

  聯保舉措,也讓民營企業家的“圈子”感更重,互相幫忙擔保中,人情一層層模糊了法律風險意識。當一家企業倒下,多米諾骨牌效應也很容易相應擴散開。葉品良與其他企業家便深受其害。

  葉品良2000年左右便在龍泉做汽車空調配件生意。2019年7月18日,葉品良告訴新京報記者,2014年7月,自己因銀行轉貸需求向商海會所借款30萬,準備借用10天左右。

  商海會所是一家開在龍泉市區的“地下錢莊”,從事放貸生意。多方獨立信源證實,蔡道偉是“商海會所”的股東之一。

  葉品良回憶,蔡道偉此時找上門來。蔡道偉以“股東不方便向會所借款”為由,借葉品良名義從商海會所再借出60萬,故最終變成葉品良向商海會所借款90萬,并追加蔡道偉為擔保。

  相關銀行轉賬憑證顯示,商海會所借款到賬后,葉品良將60萬轉給蔡道偉,后葉如期償還了自己的30萬本息。

  蔡道偉在當地經營一家運動器材公司。多方獨立信源向新京報記者證實,蔡道偉的公司是“空殼公司”,蔡經營該公司是為了向銀行抵押廠房土地換取貸款,之后向外放貸。

  天眼查顯示,蔡道偉名下只有一家公司:浙江華正運動器材有限公司,他是該公司的法人代表。該公司位于龍泉工業園區,2007年成立,注冊資本5000萬,實繳資本300萬。

  蔡道偉的60萬沒有還上,葉品良被商海會所的放貸經理起訴。葉品良深感被騙,一審沒有應訴,相關判決書顯示,法院判決葉品良負有還款責任。判決強制執行,葉品良及妻子的銀行賬號被凍結,公司的資金周轉隨之出現問題,企業最終在2017年11月破產。

  龍泉當地民營企業家柳杰、李火有、劉小寶等人陷入同樣的困境。因擔保而背上債務的企業家們懷疑,自己的錢被“套路”走了,一同陷入困境的還有蔡道偉的親人。

  

  2019年7月17日,圖中為蔡道偉之前經營“臻品堂”所在地,如今早已轉給其他店鋪。 新京報記者 韓茹雪 攝

  既是受害者,又是失信人

  蔡道偉幼年父母離異,由奶奶撫養長大,相距幾十米,便是姑姑家。姑姑蔡仁英與姑父李成恩想不到,人到晚年還會被銀行找上門來,房產不保。

  2015年2月、7月,龍泉當地一家銀行分別向蔡仁英、李成恩放款40萬元、200萬元,前者用途為裝修,后者用途為購買青瓷,相關銀行貸款憑證印證這一點。彼時,蔡仁英58歲,從小學教師的職位上退休,李成恩70歲,就是本地農民。

  2019年7月18日,李成恩告訴新京報記者,這筆錢是蔡道偉找到他們,說幫忙周轉資金。老兩口沒有想太多,將自己唯一的房子抵押給銀行,配合蔡道偉與銀行,簽了一堆“不知道是什么、也沒有細看”的文件,這座被抵押的房子,位于龍泉市劍池街道,也是他們唯一的房產。

  銀行的貸款相關文件中可以看到,夫婦二人注冊了“青木堂”工作室,所謂“裝修”與“購買青瓷”正是用于此處。但李成恩告訴新京報記者,這些都是蔡道偉弄的,后來他才知道,為騙取貸款,蔡道偉還弄了個假營業執照。

  這份假的營業執照來源于葉傳應。2019年7月17日,葉傳應告訴新京報記者,他曾經是蔡道偉的司機,后在蔡道偉的廠子空地開設“六木堂青瓷工作室”,營業執照就放在蔡道偉的下屬、也是當時廠長的辦公室,再后來自己搬離廠區,被告知營業執照丟失,“當時按照規定,我還專門登報發了聲明,后來去補辦的”。

  這份“丟失”的執照除了名稱發生變化,被蔡道偉原封不動搬到貸款審核文件中,搖身一變,成了其姑姑、姑父所有,并被銀行認定后發放貸款。

  為期一年的貸款無法償還,銀行把李成恩夫婦起訴到龍泉市法院。2016年3月,龍泉市法院判決李成恩、蔡仁英、譚小娟(蔡道偉妻子)償還貸款本息,龍泉當地一家銀行有權就抵押物(該房產)折價或拍賣、變賣所得價款優先受償。

  夫婦倆多次舉報、向公安機關反映,龍泉公安局2018年4月的一份《立案告知書》顯示“龍泉當地一家銀行涉嫌違法發放貸款”一案“符合刑事立案標準”,已經立案偵查。2019年7月26日,龍泉市公安局就此事回應新京報記者,在此案中,龍泉當地一家銀行已經因涉嫌違法發放貸款罪被立案,2018年相關人員已經被采取刑事強制措施。

  盡管如此,夫婦二人依然時常被銀行催債。“不知道什么時候房子就沒了,他們曾經帶人來估過價,后來因為和對方沒談攏,作罷。”2019年7月,李成恩回憶。

  李成恩表示,蔡道偉騙取貸款成功,銀行也有責任,“銀行根本沒有去核查,上百萬的貸款就發出去了”。2019年7月26日,龍泉市公安局回應新京報記者,蔡道偉曾參與多起賭博案,公安機關最近已查到有當地銀行高級管理人員參與,目前已經對其采取刑事措施,案件還在進一步偵查中,李成恩、蔡仁英與上述企業家在此案中都是受害者。

  除受害者身份,他們的另一重身份也是“失信人”。這也是龍泉多位民營企業家的共同處境,從困境中僥幸逃離的劉遠彬,這位當地民營企業家,用替人償還數百萬的代價,勉強保住了公司。

  錯綜復雜的騙貸、擔保背后,資金去向追蹤尤為關鍵,順著這條脈絡,可以大致窺見蔡道偉與其“團伙”。

  

  圖為佳和集團,位于龍泉市區,佳和小額貸款公司即設在集團大樓內東側。 新京報記者 韓茹雪 攝

  千萬借款去向成謎

  新京報記者梳理數十位受害企業家案件發現,他們被“騙”走的錢,往往經過林建偉或者佳和公司總經理胡建敏介紹、“打招呼”,最終流入蔡道偉手中。

  通過劉遠彬的一次借貸擔保,可以大致看到類似擔保案中資金流向脈絡。判決書顯示,這筆擔保發生在2014年初,蔡道偉向白曉華(胡建敏妻子)借款400萬,擔保人為林建偉與劉遠彬,這是一筆未能償還的借款。

  今年61歲的劉遠彬,在龍泉做汽車空調配件已經多年,曾擔任龍泉市五金汽配協會會長。在當地人眼中,他是龍泉汽車空調配件行業的“老大哥”。林建偉小劉遠彬5歲,當地企業主形容二人關系為“親如兄弟”。林建偉跟蔡道偉也是好朋友。

  2019年7月17日,劉遠彬在接受新京報記者采訪時稱,這張借條是林建偉以幫蔡道偉的名義讓自己簽的,“簽字的時候,金額、日期、借款人都沒有,林建偉就說‘有神秘領導資金支持’,借期半年,我堅持得寫上個金額,最后擔保書上借款金額‘400萬’是我寫的”。

  “神秘領導”就是胡建敏的妻子白曉華。針對這筆交易,2019年7月24日,胡建敏在接受新京報記者采訪時表示,不存在“空白借條”,這就是一個單純的借貸問題,不是所謂的“詐騙”。對于這400萬的來源,胡建敏稱是夫妻二人的“閑散資金”,他2007年從當地經貿局退休后便到了佳和公司工作,妻子白曉華已退休,此前在某國企工作。

  2019年7月24日,佳和公司法定代表人葉建和接受新京報記者采訪時稱,與胡建敏是高中同學,自己對于“佳和公司”具體操作不清楚。他承認后期佳和公司放款操作不如之前規范。

  關于蔡道偉借貸錢款去向,2019年7月26日,龍泉市公安局回復新京報記者稱,經調查,蔡非法集資金額4480萬元。蔡公司與個人資金混同,很難逐筆核實資金流向,公安機關多次請會計師事務所進行審計,最后結論:蔡公司資金流向無法審計。

  值得一提的是,蔡道偉曾參與多起賭博。2017年10月,龍泉市法院以賭博罪,判處其有期徒刑7個月。新京報記者獲取到一段林建偉妻子吳美云、蔡道偉與受害企業家等人的交談視頻,吳美云稱蔡道偉借來的錢“賭輸了”。多個獨立信源證實,蔡道偉的錢很多輸給了胡建敏。2019年7月,新京報記者向胡建敏求證,胡否認此事。

  2016年華夏時報曾以《民企借貸擔保陷深淵 浙江龍泉病毒式聯保》報道系列擔保案,蔡道偉在接受采訪時,并不否認牽涉有關糾紛,但表示“現在我沒錢,有錢我是要還的。”林建偉則稱,有關企業都是自愿擔保,要按照法律規定承擔相應責任。

  2019年7月,龍泉市公安局向新京報記者介紹,報道刊發后,龍泉市公安局高度重視并成立專案組調查此事。針對蔡道偉向白曉華借款400萬、劉遠彬擔保一事,在政府有關部門主持下,雙方簽訂了和解書。

  《和解協議書》顯示,白曉華放棄劉遠彬為蔡道偉擔保300萬(100萬元已還)及利息的權利主張,不追究劉的相關保證責任。劉遠彬不得以任何方式作出有損于政府威信、有損于龍泉相關金融機構、企業的行為,包括但不限于利用媒體、投訴、上訪等方式,否則協議作廢,劉遠彬依然要承擔連帶清償責任,落款時間為2016年12月22日。

  判決書顯示,此前,在2016年6月,龍泉市法院以“民間借貸糾紛”定性此案,判決劉遠彬對白曉華所借出的300萬元及利息承擔連帶清償責任。

  但和解并不是龍泉數十例相似案件的終點。如柳杰、葉品良、劉小寶等企業家,因深陷擔保案件,最終企業破產,自己也被列為失信被執行人,成為當地人眼中的“老賴”。

  事業已無,曾經風生水起的企業家們,現在不能坐飛機、不能坐高鐵。柳杰廢棄廠區二層的小屋成了打發時間的好去處,喝喝茶水、打打麻將,他們面臨的選擇只有兩個:“要么幫人還錢,要么做老賴”,劉遠彬感嘆。

  企業家們質疑蔡道偉等人“團伙”作案,在該案中,最終蔡道偉被判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胡建敏被判高利轉貸罪后被取保候審,林建偉被判騙取銀行貸款罪。

  “明明就是合伙詐騙,現在這么割裂看待每個人的案子,是不公正的。”企業家們不斷向龍泉市公安局反映,并實名舉報、質疑此案背后有保護傘。

  

  圖為龍泉市區主街道龍翔路,原“商海會所”就開在這條路上的德光集團大樓四層。 新京報記者 韓茹雪 攝

  “保護傘”問題查無實據

  2019年7月,《浙江一舉報高官者在被警方約談途中遭寶馬車撞飛》一文在網絡上發酵,文中被撞者即為葉品良,他騎電動車去公安局路上被撞,事后,龍泉市公安局公布了現場視頻監控,確認為交通意外事故。

  2019年7月17日,葉品良接受新京報記者采訪時稱,“并不清楚對方是不是故意,但很后怕。”因借貸擔保案件,葉品良一直實名舉報曾在龍泉工業園區管委會、松陽縣公安局任主要領導職務的一名官員充當了蔡道偉的“保護傘”。

  上述官員在任龍泉市工業園區管委會主要領導期間,2012年,蔡道偉當選龍泉市政協委員,成為“工業組”24名政協委員之一。按照規定,政協委員一屆5年,意味著蔡道偉應該是2017年屆滿,但他2016年8月被刑事拘留(非法吸收公眾存款+賭博)。

  接近管委會的一名知情人士告訴新京報記者,該政協委員的選舉實際上是上述官員“拍板”的,蔡道偉的企業只是“小小的一個公司,廠子利潤稅收都排不上號”。與蔡道偉同期當選的政協委員也向新京報記者證實了這一點。

  “政協委員”的身份,為蔡道偉無形中帶來很多便利。多位受害企業家稱,為蔡道偉借款做擔保的一個重要原因就是“政協委員身份,感覺很有前途”。

  蔡道偉的一位親人告訴新京報記者,在上述官員調任松陽縣公安局任主要領導后,蔡道偉也跟著過去,“蔡道偉說有人罩著,肯定能賺錢。”

  蔡道偉在松陽做的生意是“松陽縣臻品堂土特產商行”,工商資料顯示,注冊時間為2013年3月,法定代表人為譚小娟(蔡道偉妻子)。店面開在松陽縣主城區,如今已經關店。

  一位接近上述官員的知情人士告訴新京報記者,上述官員曾邀約他一起合伙開上述同類店,他沒有答應,后來沒過多久,發現店已經開起來了,正是蔡道偉那家店,上述官員還曾送給他該店的代金券。

  針對上述官員被控“保護傘”問題,2019年7月26日,龍泉市公安局回復新京報記者稱,目前查無實據。


        更多精彩新聞請點擊:http://www.hotelsandinnsreservations.com/《時事經濟觀察》
責任編輯: 李靖

京ICP備18023181號 地址:北京市朝陽區金臺路2號人民日報社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2018 by all rights reserved 監督電話:010-65365635

瀏覽本網主頁,建議將電腦顯示屏的分辨率調為1024*768

 技術支持:網站建設

電腦版 | 移動版

江西11选5 阿合奇县 | 怀集县 | 丹巴县 | 绥中县 | 招远市 | 资溪县 | 青海省 | 宝鸡市 | 江达县 | 禄丰县 | 阳春市 | 尤溪县 | 敖汉旗 | 景宁 | 谢通门县 | 徐闻县 | 岫岩 | 习水县 | 出国 | 隆子县 | 凤翔县 | 揭东县 | 泰兴市 | 沁阳市 | 达拉特旗 | 淄博市 | 江都市 | 高雄市 | 仁寿县 | 普兰店市 | 广平县 | 嘉义县 | 陆良县 | 芦溪县 | 穆棱市 | 东莞市 | 博爱县 | 昌邑市 | 深圳市 | 深泽县 | 东丰县 | 兴和县 | 乡城县 | 龙游县 | 襄垣县 | 武威市 | 景德镇市 | 建瓯市 | 三亚市 | 石林 | 丁青县 | 鹤庆县 | 靖边县 | 志丹县 | 邓州市 | 乌审旗 | 施秉县 | 郑州市 | 绥中县 | 孝昌县 | 苏尼特右旗 | 灌南县 | 紫阳县 | 拜城县 | 柘荣县 | 南召县 | 罗田县 | 南皮县 | 罗定市 | 阳信县 | 大竹县 | 东丽区 | 长治县 | 霍山县 | 乌海市 | 集安市 | 伊宁市 | 长顺县 | 虎林市 | 大厂 | 凯里市 | 昌平区 | 道孚县 | 安西县 | 通海县 | 南江县 | 定南县 | 梨树县 | 浪卡子县 | 桂东县 | 江陵县 | 全州县 | 宣武区 | 深圳市 | 荃湾区 | 斗六市 | 临安市 | 塘沽区 | 隆林 | 株洲县 | 开阳县 | 长乐市 | 高邮市 | 红河县 | 龙南县 | 镇原县 | 静乐县 | 商南县 | 微山县 | 南岸区 | 巴中市 | 北海市 | 手游 | 普宁市 | 广宁县 | 高唐县 | 庆云县 | 南康市 | 托克逊县 | 湖口县 | 广灵县 | 清涧县 | 临汾市 | 定陶县 | 福贡县 | 正定县 | 东宁县 | 南昌县 | 舞钢市 | 定南县 | 汾阳市 | 育儿 | 特克斯县 | 惠来县 | 讷河市 | 榆社县 | 偏关县 | 荔波县 | 东丰县 | 林周县 | 深州市 | 北海市 | 乌鲁木齐市 | 横山县 | 天津市 | 邯郸市 | 竹溪县 | 宁化县 | 乌兰察布市 | 镇江市 | 徐州市 | 乌兰浩特市 | 康保县 | 西藏 | 崇义县 | 宜君县 | 祁门县 | 盐池县 | 鄂伦春自治旗 | 称多县 | 芦溪县 | 花垣县 | 德江县 | 汉阴县 | 迭部县 | 大埔区 | 安康市 | 大邑县 | 恩施市 | 岑溪市 | 九江市 | 翁牛特旗 | 泾源县 | 怀化市 | 杭锦旗 | 漯河市 | 韩城市 | 宝坻区 | 临海市 | 金沙县 | 三都 | 仲巴县 | 治多县 | 华池县 | 泸水县 | 江油市 | 禹城市 | 阿巴嘎旗 | 普定县 | 玉山县 | 专栏 | 平阳县 | 新晃 | 东乌珠穆沁旗 | 商南县 | 松原市 | 枝江市 | 蓬溪县 | 金阳县 | 波密县 | 浦县 | 临泉县 | 张家港市 | 克东县 | 伊春市 | 高雄县 | 丹棱县 | 浠水县 | 珲春市 | 长岭县 | 长宁县 | 宁城县 | 北海市 | 泾源县 | 通州区 | 汤原县 | 阳西县 | 石屏县 | 呈贡县 | 巴林左旗 | 兰考县 | 齐河县 | 冷水江市 | 平原县 | 宝应县 | 桦川县 | 夏邑县 | 普陀区 | 古浪县 | 城口县 | 增城市 | 富川 | 商都县 | 都江堰市 | 湘西 | 镇沅 | 泽库县 | 西青区 | 河津市 | 新疆 | 红桥区 | 龙岩市 | 东乌珠穆沁旗 | 深圳市 | 夏津县 | 平泉县 | 宜州市 | 绥芬河市 | 余庆县 | 沧州市 | 教育 |